党建工作 组织工作 组织建设 信息调研 老干工作 群团组织 党史资料
基层党建 组工动态 干部工作 人才援疆 自身建设 远程教育 先进典型
全站搜索:
公示公告:
首页 > 先进典型 > 正文

新疆伊宁县谷旭梅帮身边姐妹致富
2014-08-28 00:11:11      点击: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顾士彬

新疆日报讯(记者朱必义 巴莎·铁格斯摄影报道)从1982年至今,30年过去了,谷旭梅为身边的各族姐妹付出了多少心血,提供了多少帮助,
    新疆日报讯(记者朱必义 巴莎·铁格斯摄影报道)从1982年至今,30年过去了,谷旭梅为身边的各族姐妹付出了多少心血,提供了多少帮助,谁能说得清?

    7月27日,新疆伊宁县愉群翁回族乡一栋临街商业楼的顶层,三间不大的房子里摆放着一台台缝纫机和锁边机,几位维吾尔族、哈萨克族学徒在隔壁房间低头缝制衣服,谷旭梅和记者在正午的闷热中交谈。

    “我不忍心收她们的学费”

    谷旭梅祖籍山东,从小在愉群翁回族乡托乎其于孜村生活。1982年,16岁的谷旭梅高考落榜后,自己花1.5元买了本裁剪书,然后跟着会缝纫的妈妈当起了小裁缝。

    托乎其于孜村是个多民族聚居的村落,除了汉族以外,村里还有许多维吾尔族、回族和东乡族农户,各民族和睦相处,关系十分融洽。小小年纪的谷旭梅免费为左邻右舍加工衣服,以此来提高缝纫技艺。

    1985年,技术臻于成熟的谷旭梅从村民吐尔逊买买提家中租了一间临街房屋,开起了自己的裁缝店,同时招了本村10来位女学徒。大多数都是初中“毕业,家里很穷。”谷旭梅说,那时候不少村民生活困难,很多人天天吃包谷馕,有的连包谷馕也吃不上。

    按照当地规矩,裁缝店招收学徒是要收学费的。谷旭梅说:“我不忍心收她们的学费,还会为她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村里有一位叫哈普赛的回族丫头,在谷旭梅店里免费学了7个月,后来到曲鲁海乡开了家裁缝店,并且也带了徒弟。如今哈普赛在伊宁县城经营干洗店,生意做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残疾女孩叫阿西古丽,在谷旭梅店里干了很多年。阿西古丽的母亲也是个残疾人,日子过得很艰难。谷旭梅为了帮行走不便的阿西古丽,经常陪她打“摩的”回家,走路还搀着她。有时候店里活多,谷旭梅就先把阿西古丽送回家,自己再返回店里加班。

    阿西古丽26岁那年嫁到巩留县林场去了,不久还生了孩子。有时候回娘家,她还会到谷旭梅的店里来坐坐。

    “哪怕少吃一顿饭,也要尽力帮她们”

    听说谷旭梅的裁缝店不收学费,很多贫困女孩慕名而来。学徒中甚至有尼勒克县来的哈萨克族姑娘。有的女孩在愉群翁回族乡没有亲友可投靠,谷旭梅就帮她们联系出租房,甚至还为她们掏房租。“生活上有困难的人很多,我知道自己帮不过来。可只要能帮得上的,哪怕自己少吃一顿饭,也要尽力去帮她们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位叫沙丽塔那提的哈萨克族女孩,家在喀赞其牧区,到谷旭梅店里来的时候,脸色黄黄的,干活时老是喊头晕。谷旭梅带她到乡卫生院检查,发现这位哈萨克族姑娘因营养不良导致贫血。从那以后,谷旭梅三天两头带沙丽塔那提到卫生院打吊针,还带她去吃些好吃的补充营养。每次沙丽塔那提回父母家,谷旭梅都会给她些路费和零花钱。

    如今沙丽塔那提也在喀赞其开了自己的裁缝店。

    记者了解到,在谷旭梅的店里,加工一套校服收费才8元钱。为了帮助贫困女孩,谷旭梅经常把加工费全额交给在她店里学手艺的贫困女孩,自己不但分文不取,还贴上缝纫线等。 “那些年我一定是忙糊涂了”

    谷旭梅有三个女儿。大女儿从伊犁师范学校毕业,现在乌鲁木齐打工;二女儿从伊犁卫校毕业后当了护士;三女儿正在西安读大专。大女儿小时候吃得苦最多:上小学的时候,每天放学后就去捡烟叶(那些年临近的皮亚孜村种植烟叶),挣点零花钱;读初中时每年暑假跑到地里拾棉花,累得腰也直不起来;上师范学校时,女儿利用课余时间到学校附近餐馆端盘子。

    回首往昔,谷旭梅有时会对自己的行为产生疑惑。“从小学到初中,大女儿每天步行到两公里外的学校上学,中午回家吃饭,一天来回得跑四趟。”谷旭梅想起女儿小时候吃过的苦,愧疚之情令她泪流满面:自己会给非亲非故、只因家住得远的贫困女孩买自行车,为什么就没想起给天天走路上学的女儿哪怕买辆二手自行车呢?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大女儿流着眼泪对谷旭梅说:从小到大,你就没带我去照过一次相,过一次生日。你知道吗?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能牵着你的手去逛一次街!“那些年我一定是忙糊涂了……”谷旭梅这话像是说给记者听,也像在说给她自己听。记者问她以往都去过哪些地方,她忽然害羞起来,说自己除了到伊宁市买过机器(缝纫机等),从来没去过乌鲁木齐,更别说是遥远的山东老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把对女儿的爱都给她了”

    可是每当遇到需要帮助的人,谷旭梅却是那样头脑清醒,毅然决然。徒弟开缝纫店缺资金,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去缝纫机,甚至连熨衣服的烫台、剪刀、针线、垫肩辅料也一并送去。

    曲鲁海乡来的依米奴尔,在谷旭梅这里学了手艺后,想经营一家民族服饰店,谷旭梅给她垫资1万多元,帮她购置了电动缝纫机、绣花机等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叫加娜古丽的哈萨克族妇女,也想到谷旭梅店里学手艺。谷旭梅向来不收已婚妇女,嫌“媳妇事多”。可是加娜古丽一次次的恳求,加之谷旭梅了解到加娜古丽的丈夫也在打零工,两口子临时住在朋友家,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,谷旭梅心软了,破例收下了这位哈萨克族媳妇。

    学了不到一年,加娜古丽想出去自己开缝纫店,谷旭梅为她高兴,帮她找合适的房子,还送给她价值3000多元的设备,并且介绍一些老顾客给她。“后来加娜古丽的活做都做不完。”谷旭梅对每个徒弟的情况都那样熟悉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叫努尔比亚的女孩,从小失去父母,一个人从南疆到愉群翁回族乡投奔亲戚。努尔比亚的亲戚找到谷旭梅,希望她能收下努尔比亚。“18岁了,长得就像13岁一样,脸小得像小勺。”谷旭梅形容努尔比亚刚来时瘦骨伶仃的模样。“我把对女儿的爱都给她了。”谷旭梅给努尔比亚买衣服、买鞋,在这个没妈的维吾尔族女孩身上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爱。后来努尔比亚结婚了,现在在伊宁市一家服装企业上班。“不穷的人不会来学裁缝。”谷旭梅说的是当地农村的实情。

上一篇:新疆伊宁县村支书李元敏的一天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?